產品中心
Products

宁夏十一选五任选走势图:獨調墨香系列

宁夏十一选五胆拖 www.hzzhoj.com.cn 1. 中國傳統書畫作品與現代家居相結合,滿足不同家居空間的需求

2. 營造家居文化氛圍,將現代審美與中國文化相結合,創造出中國家居現代主義風格。

3. 產品共有七款樣式,塑造寧靜藝術空間,可靠在客廳、臥室、書房、花園等多種場所使用。

  • 產品類別
    墻磚
  • 風  格
    新中式風格/簡約風格
  • 紋  理
    書法
  • 使用場景
    書房
  • 主要規格
    400*400

我們向往一種居住方式,逃出城市鋼筋混凝土的森林,遠離宏達冷漠高度抽象化世界的非人性化視界,使物質和審美達到契合。我們為什么向往這種居住方式?因為居所不僅是一個物理意義上的別致空間,用以承載物質生活,更是一座精神性的存在意向,是審美精神的載體。而中國現代人的居住問題在于,生活方式、文化認同和我們居住方式本身是有隔閡的。

霍曉也許打破了這種隔閡,他是成都御翠草堂私家園林的主人,他為自己的園林生活構想了一個詞語,叫做“園林清供”。他在自己建造的園子里以文會友,結識群賢。沒有行草的張狂和隸書的乖張,霍曉小楷如同江南煙雨朦朧中秀麗的女子,婷婷裊裊羅帶飄飛。橫撇豎捺輕盈皎潔,是游走在琴鍵上悠揚的音符,是叩擊地板脆響的雨珠,他筆下作品字字俏麗,篇篇秀美,墨色線條用力均勻,既不柔弱需要風來攙扶,也不剛強鋒芒畢露。

威尼斯商人瓷磚研究所與霍曉的書畫藝術作品,設計出了7款通用配套產品,通過專業的陶瓷工藝,印在了一片片藝術瓷磚上。用以家裝點綴,可謂畫龍點睛之比。本系列配套產品將重新定義美好生活,開啟家居生活現代藝術磚的新篇章。

霍曉的書法被稱為“苔蘚體”。有人說,霍曉的“苔蘚體”書法是園林滋養出的。飛白里藏著密密麻麻的小字,是雄渾粗獷的大字下隱藏的清秀小楷。就像夾雜在石縫中生機盎然的青苔?;糲壬男】話闃揮?/span>35毫米,一粒米上可以寫4個字。但無論如何,這些字體錯落有致,也有足夠的留白。這是有呼吸的空間。

受到達達主義和波普藝術的影響,當代藝術的一個慣用創作手段便是挪用和拼貼——從消費社會的廢棄物中提取材料,進行重構、拼接、組裝,從而改變原物的性質,創造新的意義,誕生出新的創作。

霍曉的藝術性不僅體現在幾筆被勾勒清俊書法里,而且根植于裝裱在畫框里一大幅的留白和流連在整個園子的花草樹木,他用其他畫家棄之的二道紙進行創作,在杯盞茶匙上描摹,對桌椅板凳創新加工,對現代科技與傳統藝術結合的狂熱追逐,他眼里的藝術已完全沉淪在這個園子,存在他的生活方方面面和不涸的思維里,于他,生活何嘗又不是藝術。

霍曉創造的“三維藝術”打破傳統藝術家只在紙面上創作,他的作品不是凝固在二維平面內,而對身邊一切用小楷眼光,對事物進行“藝術創造”。

1.池上篇并序

白居易【唐】

看白居易的園林意象,園由造化物呈心歷意象天成。

 原文:

都城風土水木之勝在東南隅,東南之勝在履道里,里之勝在西北隅。西闬北垣第一第即白氏叟樂天(772-846)退老之地。地方十七畝,屋室三之一,水五之一,竹九之一,而島池橋道間之。初樂天既為主,喜且曰:"雖有臺池,無粟不能守也",乃作池東粟廩;又曰:"雖有子弟,無書不能訓也",乃作池北書庫;又曰:"雖有賓朋,無琴酒不能娛也",乃作池西琴亭,加石樽焉。樂天罷杭州刺史時,得天竺石一、華亭鶴二,以歸;始作西平橋,開環池路。罷蘇州刺史時,得太湖石、白蓮、折腰菱,青板舫,以歸;又作中高橋,通三島徑。罷刑部侍郎時,有粟千斛、書一車,泊臧荻之習莞、磬、弦歌者指百,以歸。先是,潁川陳孝山與釀法,酒味甚佳;博陵崔晦叔與琴,韻甚清;蜀客姜發授《秋思》,聲甚淡;弘農楊貞一與青石三,方長平滑,可以坐臥。

大和三年(830)夏,樂天始得請為太子賓客,分秩于洛下,息躬于池上。凡三任所得,四人所與,洎吾不才身,今率為池中物。每至池風春,池月秋,水香蓮開之旦,露清鶴唳之夕,拂楊石,舉陳酒,援崔琴,彈《秋思》,頹然自適,不知其他。酒酣琴罷,又命樂童登中島亭,合奏《霓裳散序》,聲隨風飄,或凝或散,悠揚于竹煙波月之際者久之。曲未竟,而樂天陶然石上矣。睡起偶詠,非詩非賦,阿龜握筆,因題石間。視其粗成韻章,命為《池上篇》云。 

2. 滄浪亭記

蘇舜欽【宋】

滄浪亭記》是宋代文人蘇舜欽于慶歷四年(1044年)創作的一篇散文。記述了作者發現佳地、建亭、游玩的過程,抒發了作者官場失意的憤懣之情。

原文:

予以罪廢,無所歸。扁舟吳中,始僦舍以處。時盛夏蒸燠,土居皆褊狹,不能出氣,思得高爽虛辟之地,以舒所懷,不可得也。

一日過郡學,東顧草樹郁然,崇阜廣水,不類乎城中。并水得微徑于雜花修竹之間。東趨數百步,有棄地,縱廣合五六十尋,三向皆水也。杠之南,其地益闊,旁無民居,左右皆林木相虧蔽。訪諸舊老,云錢氏有國,近戚孫承右之池館也。坳隆勝勢,遺意尚存。予愛而徘徊,遂以錢四萬得之,構亭北碕,號滄浪焉。前竹后水,水之陽又竹,無窮極。澄川翠干,光影會合于軒戶之間,尤與風月為相宜。予時榜小舟,幅巾以往,至則灑然忘其歸。觴而浩歌,踞而仰嘯,野老不至,魚鳥共樂。形骸既適則神不煩,觀聽無邪則道以明;返思向之汩汩榮辱之場,日與錙銖利害相磨戛,隔此真趣,不亦鄙哉!

噫!人固動物耳。情橫于內而性伏,必外寓于物而后遣。寓久則溺,以為當然;非勝是而易之,則悲而不開。惟仕宦溺人為至深。古之才哲君子,有一失而至于死者多矣,是未知所以自勝之道。予既廢而獲斯境,安于沖曠,不與眾驅,因之復能乎內外失得之原,沃然有得,笑閔萬古。尚未能忘其所寓目,用是以為勝焉! 

3.鳳池園記

蔣元益

鳳池園屬于蘇州古典園林,是人類居住文明的物質存在,它的發展過程,反映了各個歷史時期的經濟形態、政治觀念、社會風尚、審美情趣、建筑技藝諸多方面的狀況,故具有極高的歷史文化價值,當之無愧地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名錄。而各個時期的園林文獻,不但是造園的文字記載,反映了當時的造園思想和旨趣。

內容節?。?

??黨傘噸芄?/span>·載師》注云:“樊圃謂之園”。而許叔重《說文解字》則別:“圃種菜,園樹果?!狽蛟笆家允鞴?,繼乃累高浚深,掃寬辟廣,罔弗以后益前為勝。

考吾郡顧氏,辟疆名最著,由晉迄唐,裔況居之,見之詞人題句。自云美塔影、翰林秀野外,在城東者,則有月隱君之自耕園。月隱,中丞芝巖公之族也。芝巖,姓顧氏,名淠,從中州歸,購得之,嘗為文以記,又為《園居雜詩》,自《武陵一曲》至《得閑處》,凡十六題,皆五言絕也。中丞宅鑾駕巷,在園西數十步,子姓猶存,而園歸朱氏。后陳君建亭,葺而新之,以課兒弦誦,且養疴娛老,去塵垢、滌囂煩,凡園中之勝,并易以嘉名。

而又于其東,買鄰隙地鑿小池,池傍筑室象舫,名“愛蓮舟”,以徜徉游衍。復因池南屋老,欲作之,志未遂而即世。今令嗣輩庀材鳩工,為新堂焉。堂成,顏以“春華”,囑予為園記,予乃即建亭所以名勝者,演繹其說。池北樓,日“飛云”,飛若上聳,云若下垂。循西而南,修廊曲徑,窈然靜深者,日“樓下宿”,非惠子之據梧而瞑,則少陵所謂“讀書秋樹根”也。有岑焉,引人入勝,不必其小而高也。軒日“知魚”,魚相忘者江湖,人相忘者道術。橋曰“引仙”,仙以譬師朋,引以譬扶翼也。洞日“浣香”,識密鑒洞,心清聞妙也。亭日“接翠”,柯葉毋改,結交老蒼也。池東南,峙杰閣,如園舊名,名日“鳳池”,池以濯故見,閣以來新意也。前望“深柳居”,借中散“曠懷昧春虛”句,居安資深,其自得之也。后有“鶴坡”焉,鶴,仙禽也,橋引仙,坡棲鶴,志不凡也。左榭,日“筠青”,士所周旋;右墅,日“梅山”,澤之腰所嘯傲,皆老蒼也,皆可共歲寒也。

或日:“園之名勝,子為演繹其說,似矣,如陳君之不易園名何?”予日:“是有深意寓焉爾。往芝巖公記斯園,既日‘鳳池’,又名園以老圃,不若陳君一以鄉名名之,今后人得以鄉名,考園所在也。蓋邑載:鳳池鄉,相傳池有靈泉,旱澇不竭。宋詩云:‘問渠那

得清如許?為有源頭活水來’。陳君戴仁抱義,希蹤古哲;令嗣內行聿修,繩趨黌序,成克浚厥心源,勿愧斯園斯池也哉?”予與陳君交最久,因為文以記之。君名大業,字駿周。子六人:文燦、文煥、文彬、云鵬、文煒、文熾。彬與鵬,又予院課中士也。

乾隆戊申春仲,作記者,長洲蔣元益。 

4.重修滄浪亭記

宋犖【清】

蘇州滄浪亭內有康熙35年宋犖撰寫的一篇《重建滄浪亭記》,這對于了解滄浪亭的歷史遺跡以及了知宋犖其人都是十分可靠的依據。宋犖(1634-1713年),清國史院大學士宋權之子。字牧仲,號漫堂,商丘雪苑六子之一,著名詩人、書畫家、文物收藏家和鑒賞家。

原文:

余來撫吳且四年,蘄與吏民相恬以無事。而吏民亦安,余之簡拙事以寖少,故雖處劇而不煩,暇日披圖乘,得宋蘇子美滄浪亭遺址於郡學東偏,距使院僅一里。而近閑過之,則野水瀠洄巨石頹仆,小山藂翳於荒煙蔓草間,人跡罕至。

予于是亟謀修復,構亭於山之巔,得文衡山隸書“滄浪亭”三字。揭諸楣,復舊觀也。亭虛廠而臨高,城外西南諸峰蒼翠吐欱,檐際亭旁老樹數株,離立拏攫似是百年以前物,循北麓稍折西而東構小軒曰:“自勝”,取子美記中語也。迤西十余步得平地,為屋三楹。前亙土岡,后環清溪。顏曰:“觀魚處”,因子美詩而名也??縵崧詮耙醞ㄟ[屐,溪外菜畦民居相錯如,繡亭之南石磴陂陀欄楯曲折,翼以修廊顏曰:“步碕”。從廊門出有堂翼然,祀子美木主其中而榜其門曰:“蘇公祠”,則乃舊屋而新之。

予暇輒往遊,杖履獨來,野老接席。鷗鳥不驚,胸次浩浩焉、落落焉,若遊於方之外者?;蛘咭捎衛雷鬩苑險?,愚不謂然。夫人日處塵坌,困于簿書之徽纆神煩慮滯,事物雜投于吾前憧然莫辨。去而休乎,清涼之域,廖廓之表,則耳目若益而曠,志氣若益而清明。然后事至而能應,物觸而不亂。常誦王陽明先生詩曰:“中丞不解了公事,到處看山復尋寺?!畢壬癲渙斯掄??其看山尋寺所以逸其神明,使不疲于屢照,故能決大疑、定大事而從容。暇豫如無事,然以予之駑拙,何敢望先生百一,而愚竊有慕乎此。

則斯亭也,僅以供游覽。與!亭廢且百年。一旦復之,主守有僧,飯僧有田,自是度可數十年不廢。嗟虖當官傳舍耳。余有時而去,而斯亭亡恙。后之來者登斯亭,豈無有與余同其樂而謀?所以永之者與!

子美事詳宋史。與!茲亭之屢興廢,宜別有記者皆不書經。始以乙亥八月落成,以明年二月買僧田若干畝,并著之碑陰令后有考。

康熙三十五年歲次丙子中春總理糧儲、提督軍務、巡撫江寧等處地方、都察院右副都御史加三級商丘宋犖記。命男至書! 

5.種竹記

劉巖夫【唐】

劉巖夫在《植竹記》中賦予竹子”“”“”“”“”“”“等品格。 在生活中,人們往往容易把竹的特性擬人化,如人們極易由竹的不畏嚴寒聯想到人的堅強。

原文:

秋八月,劉氏徙竹凡百余本,列于室之東西軒,泉之南北隅,克全其根,不傷其性,載舊土而植新地,煙翠靄靄,寒聲蕭然。適有問者,曰:樹梧桐可以代琴瑟,植楂梨可以代甘實。茍愛其堅貞,豈無松桂也,何不雜列其間也?答曰:君子比德于竹焉:原夫勁本堅節,不受霜雪,剛也;綠葉萋萋,翠筠浮浮,柔也;虛心而直,無所隱蔽,忠也;不孤根以挺聳,必相依以林秀,義也;雖春陽氣旺,終不與眾木斗榮,謙也;四時一貫,榮衰不殊,常也;垂蕡實以遲鳳,樂賢也;歲擢筍以成干,進德也;及乎將用,則裂為簡牘,于是寫詩書篆象之辭,留示百代,微此則圣哲之道,墜地而不用聞矣,后人又何所宗歟?至若鏃而箭之,插羽而飛,可以征不庭,可以除民害,此文武之兼用也;又劃而破之為篾席,敷之于宗廟,可以展孝敬;截而穴之,為箎為簫,為笙為簧,吹之成虞韶,可以和神人,此禮樂之并行也。夫此數德,可以配君子,故巖夫列之于庭,不植他木,欲令獨擅其美,且無以雜之乎。 

6.近園記

楊兆魯【清】

明清私家園林——近園

原文:

有客過近園,謂予曰:人生天地間,一身之外,非吾有也,皆可以遠名之,何況游目托跡之所,草木禽魚至寥廓,不親之物與吾身何與?而子謂之:近豈不謬哉?予曰:不然,夫遠近亦何常之,有性情騖乎?遠則浮江河,陟五岳,且欲翱翔於凌虛之臺,馳驟於閬風之圃者,有之予也,蒲柳也,鷦鵪也。一畝之宮,可以棲遲偃息,禽魚草木,皆吾陶情適性之具。又何遠之足云。自抱疴歸來,於注經堂后買廢地六七畝經營,相度歷五年,於茲近似乎園。故名曰:“近園”。

其中為堂,則“西野草堂”也。不過三楹,可以宴客。其南則“見一亭”,前疊石作假山,后作小臺,植牡丹數種。窗欞敞豁,表裹相望。折而西,則竹深處山此而進,題曰:“藥欄乘興”。左有“天香閣”,右有“安樂窩”。臨池有“得月軒”,綠水淪漣,游魚與波光上下,此予讀書吟釣處也。又折而北,則“秋爽亭”。

回廊匝繞又北,則“鏗湖一曲”,迤邐而東,過“虛舟”,入“容膝居”。渡小橋,則“三梧亭”,亭下有“垂綸洞”,石磴參差,古木蕹郁,亦城市山林,小憩之所也。西南則留片地,作種“菊圃”,圃前有“四松軒”,軒左有“欲語閣”。園中之木,高下數百株。其花,則四時開落,約數十種,雖不及綠野平泉之萬一,庶幾寄吾身於一壑之內,而吾意悠然矣。 

7. 風賦

宋玉戰國

宋玉生于屈原之后,或曰是屈原弟子。好辭賦,為屈原之后辭賦家,與唐勒、景差齊名。曾事楚頃襄王。作者諷諫楚襄王,希望他不要再沉溺于養尊處優、淫樂無度的生活中;對于庶民的疾苦,也表示了一定的同情。

內容節?。?

楚襄王游于蘭臺之宮,宋玉景差侍。有風颯然而至,王乃披襟而當之,曰:快哉此風!寡人所與庶人共者邪?宋玉對曰:此獨大王之風耳,庶人安得而共之!

王曰:夫風者,天地之氣,溥暢而至,不擇貴賤高下而加焉。今子獨以為寡人之風,豈有說乎?宋玉對曰:臣聞于師:枳句來巢,空穴來風。其所托者然,則風氣殊焉。

王曰:夫風始安生哉?宋玉對曰:夫風生于地,起于青蘋之末。侵淫溪谷,盛怒于土囊之口。緣太山之阿,舞于松柏之下,飄忽淜滂,激飏熛怒。耾耾雷聲,回穴錯迕。蹶石伐木,梢殺林莽。至其將衰也,被麗披離,沖孔動楗,眴煥粲爛,離散轉移。故其清涼雄風,則飄舉升降。乘凌高城,入于深宮。抵華葉而振氣,徘徊于桂椒之間,翱翔于激水之上。將擊芙蓉之精。獵蕙草,離秦衡,概新夷,被荑楊,回穴沖陵,蕭條眾芳。然后徜徉中庭,北上玉堂,躋于羅幢,經于洞房,乃得為大王之風也。故其風中人狀,直慘凄惏栗,清涼增欷。清清泠泠,愈病析酲,發明耳目,寧體便人。此所謂大王之雄風也。

王曰:善哉論事!夫庶人之風,豈可聞乎?宋玉對曰:夫庶人之風,塕然起于窮巷之間,堀堁揚塵,勃郁煩冤,沖孔襲門。動沙堁,吹死灰,駭溷濁,揚腐余,邪薄入甕牖,至于室廬。故其風中人狀,直憞溷郁邑,毆溫致濕,中心慘怛,生病造熱。中唇為胗,得目為篾,啖齰嗽獲,死生不卒。此所謂庶人之雌風也。” 

書法是中國古典藝術的一朵奇葩,在世界各國文字書寫中,沒有任何其他文字的書寫,像漢字的書寫一樣,最終發展成為一種獨特的藝術形式,并且源遠流長,中國五千年璀璨的文明及無與倫比的豐富文字記載都已為世人所認可。將中國書法文化與家居結合,既是對中華文化的發揚,也是審美的提升。書法藝術被譽為無言的詩,無行的舞;無圖的畫,無聲的樂。傳承著博大精深的中華文化底蘊。

現代家居中融入傳統書法藝術,無論是自勉勵志還是修身養性都可以產生望文知義、陶冶情操的效果。

“居住”,是霍曉造園的初衷。所謂居住,是“結廬在人境,而無車馬喧”,追求的是活著的境界和姿態,而不僅僅限于存活。

1. 精密數控切割技術

2. 環保釉料,色彩逼真自然

4. 手工專色絲網疊印技術

實景展示 Real show